泠晨

千年老咸鱼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着打着游戏快要被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这句话真的忍不住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某天雷总在跟安哥日常掐架,安哥冲了上去然而被雷总躲开了,然后!!!雷总居然打了安哥的屁股!!!!

或者 某天雷总看见走在前面的安哥,然后坏(yin)心一起,走上去拍(rou)了一把安哥的屁股

热闹的莲花坞

*微量曦澄,不喜慎入,以及微量双杰,就不打tag了,
*江澄中心
*OOC预警
*众所周知的老套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蓝曦臣处理完要紧的事情后回到寒室,却发现空无一人。寻觅中,忽然听见有水拍打的声音,走近一看,正是自家枕边人坐在冷泉边上,将裤子捋到大腿处,露出修长的双腿,拍打着泉中的水。

一下一下的,在蓝曦臣的心中泛起了涟漪。

谁会想到,令人闻风丧胆的三毒圣手竟然在这里如孩童般戏水,毫无防备。

就像多年前一样,闯进了他的世界,而他,毫无防备。

蓝曦臣笑着走过去,问道:“晚吟找我可是有事?”

江澄正望着泉水出神,听见了蓝曦臣的声音,双手往后一撑,仰起头并挑眉反问道:“无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蓝曦臣的笑意更深了,弯腰在江澄的额头亲了一下,“自然不是,晚吟喜欢什么时候来便什么时候来。”

“哼。”江澄回过头,却没有继续拍打水面。

“既然无事,”蓝曦臣坐在他身旁,把这个让他心疼又觉得可爱的人抱在怀里,“那我可否认为晚吟这是想我了?”

“蓝曦臣你还要不要脸了?”江澄觉得有必要让蓝曦臣离魏无羡远点。虽然此刻的忘羡二人正在外云游。

“若晚吟能来,便不要罢。”边说边在江澄红透的耳朵上轻啄。

午膳过后,蓝曦臣要处理文件,江澄便躺在蓝曦臣大腿上歇息,闻着蓝曦臣身上干净的气味和安神香睡去。

除非蓝曦臣唤人或有客来访,在此期间,绝不会有弟子前来打扰。这已经是云深不知处的常态了。

蓝曦臣正专注地看文件,忽然觉得有人抓着自己的袖子,低头一瞧,怔住了。他看见江澄正抓着他的袖子,眼角还泛着泪光。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轻声唤道:“晚吟?晚吟?”

江澄一睁开眼就迎上了蓝曦臣担忧的眼神,后知后觉居然哭了,揉了揉眼睛回道:“无事,只是梦到一些往事。”

两人互通心意的这一年里,虽然亲近了不少,但江澄从未向自己诉说过内心对过往的苦楚。虽然江澄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蓝曦臣也心知肚明。但正因如此,他听到江澄这么说,才越发的心疼。

往事...是最不堪回首的。

翌日,江澄正欲回莲花坞,就见蓝思追走来,不禁皱了皱眉头,他依然对温家人没什么好感。

虽然自己也不讨喜就是了。

只见蓝思追走到二人面前,规则地行了礼。

“宗主,江宗主,方才江家的弟子传话过来,说有个村子闹水鬼,弟子们应付不来,烦请江宗主出手相助。”

江澄揉了揉眉心,询问完村子在何处后,就匆匆告辞离去了。蓝曦臣望着江澄走远的身影,又看向蓝思追。

“走吧。”

“宗主!”众弟子看见江澄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江澄的眉头更紧了,冷声训斥道:“怎落得如此狼狈?”见他们低头不语,在现出紫电的同时又说:“回去加训!”

江澄回到莲花坞时已是申时,但他没有先去寝室沐浴,而是拿了一壶酒和一个碗,来到了莲花坞一个沉闷的地方。

江家的祠堂。

江澄进去后锁上了门,在某几个牌位前席地而坐,用酒将带来的碗满上,面色柔声地说道:“爹,娘,姐...今日,我又长一岁了。”

然后江澄就开始一年里最话唠的时候,大到家族事件小到生活琐事,自己又怎样完美地处理,那模样像极了小时候为得到江枫眠的表扬而拼命的样子。

只有这时,他才会敞开他那不愿他人所窥视的内心。

只是,父亲再也不能抱他了,母亲也不能训斥他了,就连他的姐姐也不会摸着他的头说:“阿澄真厉害。”

都不会了。

虽说与往年无异,但今年却又有两处不同。一是魏无羡回来了。二是他与蓝涣结为道侣了。

说到魏无羡,江澄冷笑道:“魏无羡竟然回来了,他做了那么多事,居然还敢回来,还真不怕我打断他的腿。”

他顿了顿,又张开了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江澄将陈酒一饮而尽。

江澄从祠堂里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在门口守候多时的门生走上前去,对江澄说道:“宗主,有客来访。”

江澄皱了皱眉,“知道了。”

江澄负着手走在前面,刚走进正厅的大门,就被人扑了个满怀。刚喝的酒都快要吐出来了...

“舅舅!”

江澄站住脚后,往怀里一看,火气顿时上来了。

“金凌!你现在可是宗主!这样子成何体统!给我放开!”

“舅舅,我…”

“才当上宗主没多久,根基都没扎稳,这么快想下来了是吧?啊?”

“舅舅,我没有!”

“还说没有?宗主是见人就抱的吗?宗主是这么晚还打扰别人的吗?再这样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舅舅你怎么这样!我来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我看是有惊无喜吧?快说有什么事,说完就滚回兰陵去!”

金凌决定不跟他吵,拉起江澄的手臂往某个地方走去。
“去哪儿?”江澄刚捋顺衣服就被不明所以地拽着走了。

金凌拉着江澄来到厨房后面。那是一块宽大的土地,平常用来举办宴会的地方。

但那已是十四年前了。

这个本该除了打扫外无人问津的地方,现在却灯火通明。那里放着好几桌的一些挟持金凌长老,云梦江氏的所有人,以及此时本该在云游而不该出现在此地的,魏无羡和蓝忘机。

江澄看着这盛大的场面,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但他第一件想到的事情,是明白了为何金凌今日没有带仙子来。

“晚吟。”蓝曦臣走到他身旁,江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啊,我们在为晚吟举行宴会。”蓝曦臣温柔地笑着。

“晚吟,生辰快乐。”

江澄明白了,这是蓝曦臣为他准备的,以及金凌口中的惊喜。

“江澄!生辰快乐!我可是特地带了天子笑过来给你喝的!”魏无羡举着一坛天子笑朝他喊道。

江澄正想反驳说,谁他妈要喝你带的天子笑!老子有的是好酒!

可未等他喊出口,众人就齐声喊到:“江宗主,生辰快乐。”

金凌也跟着说道:“舅舅!生辰快乐!”脸上早已不复方才的委屈。

江澄环顾了一周,最后将视线停留在了这张与江厌离有几分相似的脸庞上,一阵恍惚。

他记得,很多年前,也有过类似的场景。

“江澄!你发什么楞啊!快点开始啊!我都快要饿晕了!”魏无羡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倒酒了,不一会儿,就倒满了他身前的两个碗。

江澄看着魏无羡,难得的没有他。江澄叹了叹气,脸上的神色柔和了几分。

蓝曦臣看见江澄微微上扬地嘴角,以及眼底流露的喜悦。

是夜,灯火照亮了整个云梦,莲花坞亦如多年前一般,热闹非凡。

END





小番外:

“江晚吟!你不要因为今日是你的生辰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师兄永远是你师兄!”

“呵!我怎么不记得有你这么个师兄?这位兄台是不是在渡水的时候不小心进了水啊?”

“好你个江澄!逞口舌之快算什么君子!有种来比酒!”

“好啊!不服来战!谁怕谁!谁先倒下谁就要跟仙子呆一整天!”

“我去!江晚吟你够狠啊你!看我今天不灭灭你的锐气!老子就不姓魏!”

“你他妈不早姓蓝了吗?!”

众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两人从喝祝贺酒到互怼再到斗酒,偏偏蓝氏双壁在旁边安静地进食,一个笑而不语,一个面无表情,完全没有要出手制止的意思。

直到两人都喝了三四坛天子笑,摇摇欲坠却又不肯服输地强撑着时,兄弟俩才放下筷子,拉(扛)着自家内人走了。

“魏无羡!你别跑!咱们还没斗出个结果!你个懦夫!”

“我不跑!我就在这里!来啊!继续!”

小小番外:

不久前的某日,蓝曦臣拉过一位江家弟子悄悄问道:“你们宗主在生辰时都会干什么?”

弟子答:“宗主他不喜热闹,我来了十几年都从未见过他举行宴会,只是生辰那日,他会拿着一壶酒去到祠堂里,申时进,待一个时辰,期间不许任何人打扰。”

小小小番外:

“阿澄,阿羡,快来,就差你们两个啦!”
“来了!”
“我不胜酒量,就以茶代酒啦!阿澄,生辰快乐!”
“江澄,生辰快乐!”





果然还是短篇赛高了,长篇什么的根本就不适合我

我...除了截图也真是没啥了(。í _ ì。)叶不羞生日快乐!

一个脑洞2(跟上一篇设定一样,慎进!)

预警:黑手党paro!黑化向!严重ooc!
【蓝大受伤的场合】





蓝涣推开大门,踉跄了几步。

江晚吟急忙走过去扶住他,见他的胸前和大腿处染了一大片红色,皱了皱眉,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伤得这么重?”

蓝涣见到江晚吟,眼里满开了笑意。

“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

“一点小伤?你出血量都这么大了,还小伤?赶紧坐好,我帮你上药。”


江晚吟把蓝涣搀扶到沙发上,转身正打算去拿不远处的药箱的时候,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力量,他猝不及防地被拉了回去。

蓝涣一手抓着江晚吟的腰,一手扔抓着他的手,见他低下头,疑惑地望着自己。

“你干嘛?”

“晚吟不是要给我上药吗?”

“你抓着我我怎么去拿药箱?”江晚吟莫名其妙地看着跨坐在身下的人。

蓝涣抓着江晚吟的手,亲了亲他的手背,说道,

“药不就在这里吗?”

江晚吟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脸烧得通红。

蓝涣又将他抓着的那只手覆在胸前的那道伤口上,笑道,

“晚吟给我上药吧?”

江晚吟本来面对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就没多少脾气,加上他又受伤了,叹了叹气,继续往下低头,凑到那伤口处,小心翼翼地亲吻着。

蓝涣感觉到痛感传来,但更多的是暖意。

江晚吟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蓝涣,用手指抵着伤口旁的地方。

“这里,好吵。”

蓝涣笑了笑,抓过江晚吟的后脑勺,准确无误地堵住他的嘴。

“只有你能说它吵了。”







蓝涣来到自家别墅前,看见旁边停着一辆车,脸上浮现了抑制不住的喜悦。
他看了看自己那沾了不少不属于自己的血的西装,想了想,拿出一把小刀,在身上划了两下,待血液在衣服上蔓延了一会儿后,满意地收起小刀,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推开门走了进去。







恩...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鬼...【飞速逃跑

反正睡不着,那就作死地跑上来



修修和秋秋二十岁生日快乐!!!




别问我为啥没画秋秋...这个还是我十分钟内临慕完的...【咸鱼抱头】

一个脑洞【慎进!】

前几天晚自习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画面...´_>`...

预警:乱七八糟的胡言乱语!黑手党paro!黑化向!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舅舅受伤的场合】





“蓝总,我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只要不涉及蓝家,就请不要插手我江家的事。”江晚吟脱掉沾满了血迹的外套,随意地丢在地上。

“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呢。”蓝涣假装认真地想了想。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可以请蓝总解释一下吗?”江晚吟皱了皱眉,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今天的事...如你所言,涉及到了蓝家。”

“如何涉及了?我怎么不知道那些渣涬也能劳烦蓝总亲自出动?”

蓝涣看着江晚吟,眼里带着笑意,“因为他们要偷袭你。”

“那这与蓝家又有何关联?”

“因为...他们偷袭的,可是我的晚吟啊。”蓝涣意料之中的看见眼前人紧蹙着眉头,下一秒,一股凉意从脖颈处传来。

“蓝总,玩笑要适可而止。我江晚吟于你而言顶多只能算个合作伙伴。你这样三番两次的插手,是想得到什么?”江晚吟冷冷地说道,手上的力道却是微乎其微。

蓝涣的笑意更深了。到底是顾忌着他的身份,刀子也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蓝涣轻松地推开抵着自己的短刀,将之扔到铺满了昂贵地毯的地上,回道,“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想要的,只有江家的老板,你,江晚吟。”

“你...”江晚吟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男人堵住了嘴巴,他的舌头在自己嘴里肆意地舔舐着。双手也被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手铐禁锢着。

经历刚才激烈的打斗,江晚吟早已筋疲力尽,加上身体多处的伤,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挣脱眼前的人,只想快点躺到床上休息。

不过他也没有被蓝涣的举动吓到,显然不是第一次了。他闷哼了一声,狠狠地咬了下去,血腥味在口中散开,如愿地看见男人离开了自己的嘴唇。

江晚吟把嘴里的血吐掉,继续说道,“蓝总,我可不是你的棋子。”

蓝涣被咬了也不生气,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只当是给一只野猫咬了,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低头往人肩膀上的伤口舔去。

“你当然不是。”

江晚吟吃痛的颤了一下,感觉到蓝涣的手抚上了自己那横跨了整个后背的刀伤,虽然手上的动作很温柔,但疼痛仍愈发的强烈,脑门不禁覆上一层薄汗。

蓝涣不紧不慢地舔舐人身上的伤口,轻声说道,

“你是我的囊中物。”



感谢观看感谢厚待qwqqq

【k莫】游乐园【下】

☞狗血的剧情☞熟悉的套路☞闲时娱乐

“坐那个吗?”ko指着巨大无比的摩天轮问到。
“嗯?哪...”郝眉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吓得后背一身冷汗,却还是尽量装作轻松的样子,“恩,好啊。”
十分钟后,咱们的美人又开始怂了。虽然内心在咆哮着快放我下去!!老子不坐了!!!我特么就是怂了!!!管你什么美男子人设!!老子恐高啊尼玛!!!
但是外表上还是装作非常开心激动的样子地侃大山。为了掩饰自己的害怕,他只能靠一直说话来转移注意力。
“ko快看!门口那个贴着的图案好像我们刚刚吃的鱼蛋啊,虽然没有你做的好吃。对了对了!好久没吃糖醋排骨了,咱们今晚回去吃吧?”
“今天太晚,明天吧。”
郝眉不满的撅起了小嘴,“好吧...诶诶诶!ko快看你身后!这个角度看明珠塔好像老年人玩的那个!那个叫啥来着...就是这样子的...”嘴一直没闲着,手脚也不例外,说着就模仿起了老人的动作,引得ko扬起了嘴角。
郝眉折腾了好一会儿,许是累了,就坐在位子上玩手指,嘴里还念叨着,“唉呀...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其他人,他们都干啥去了,好好奇他们都玩了些什...”声音随着摩天轮的停止和黑暗戛然而止。而此时的摩天轮又正好到达了最高点。
我去...不会这么巧吧??!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
紧接着,ko就听到了来自对面略微颤抖的声音,“ko...你...你在哪...”ko皱了皱眉,起身走过去稳稳地抓住了人乱动的爪子,轻声说道,“我在。”
吃了安心剂一样,郝眉马上就不闹了。其实说是安静的坐,倒不如说是绷直了身体僵坐着。ko就这么站在他身前抱着他,哄孩子一样地顺毛,直到感觉到环住他腰的手稍微放松了点儿,才继续柔声道:“怕什么?”
郝眉把脸埋在ko的肚子里,“我...我...恐高...”他此刻非常庆幸停电了,不然被ko看到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现在却因为恐高而吓得要死,即使厚脸皮如他,脸也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
“... ...”

ko本以为郝眉只是单纯地害怕玩过山车,所以才没有带他去过山车,而是带他来坐这个,可没想到的是,他恐高...
他总是这样,能带给他许多出乎意料的事。而他,就是自己人生中最大,也是最美好的意外。
失策了...叹了叹气,又心疼又好笑地说道,“嗯...没事,我在。”
“各位游客,非常抱歉,摩天轮出现了一些故障,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在进行抢修了,修复过程大概需要二十分钟...”
“...看来,我们要在这儿呆上一段时间了。”
“... ...”卧槽尼玛的摩天轮

ko摸着怀里毛茸茸的脑袋 ,听着郝眉给他讲小时候在游乐园走失的经历,原来他只是在游乐园才会犯恐高而已;原来他以前还有这样的事,才这么害怕来游乐园;原来是因为我拉他坐摩天轮,才让他现在这么害怕。
郝眉抬起头看着ko,窗外,建筑物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深邃的五官,在这幽暗的黑夜里显得更为立体、俊郎,郝眉不自觉地抬起了手。感受到怀里不安分的人在动,ko低下头,对上了郝眉的正盯着他的眼。黑夜里的闪闪灯光,印在郝眉的眼睛里,像是眼睛里本就住着星星。 ko脸下一暗,按下不安分的小手,眯了眯眼睛,弯下身,覆上了他的唇。不似早上的温柔细水,相反,更像是黑夜里捕食的猛兽,要把他吃了一样。
他也不知道ko忽然间发什么情,只知道自己被吻得喘不过气,加大了抓着ko衣服的力道。
而ko此刻却想着,如果自己早点遇到他,保护他,他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但是又转念一想,那时的自己还不够优秀,无法保护他,等到自己变得足够优秀了,再来保护他也不迟。比如现在。
因为是他,所以等再久,也没关系。
假如被吻得天昏地暗的郝眉知道ko此刻在想什么的话,肯定会感动得涕泗横流。
“唔...啊哈...”郝眉觉得下一秒就要断气的时候,ko放开了他,转向了他干净的脖子,意犹未尽的吮吸着。获得了氧气的郝眉正大口地呼吸着,ko的头发蹭着他的下巴,他觉着痒,作势要推开ko。
“唔...痒...”但郝眉知道,他要是现在推开ko,那么今晚就别想睡觉了,所以只能发出一点无用的抗议并攥紧拳头来忍耐。
ko离开他的那瞬间,忽如其来地强光让郝眉不得不闭上眼睛。之后,就感觉到ko在亲他的额头。
他突然觉得,游乐场根本没那么可怕,因为他的身边有了他,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刚碰到久违的大地,郝眉就朝着愚公一干人等飞奔而去,愚公也接收到一个巨大的熊抱。
“啊啊啊!!!我想死你们了!!刚刚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好好好,这不是好好的下来了吗,再说,这不是有ko陪你...”
愚公就着五彩斑斓的灯光一不小心瞅见了郝眉的脖子,当即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来了游乐场了。
“ko师兄,你们没事吧?”
“嗯。”
回答完微微的关心,看向旁边跟愚公和猴子闹腾的郝眉,眼底是无尽的宠爱。

嗯,有事。我找到了我的游乐园,怕是一辈子也出不去了。
end.

☞谢谢观看☞谢谢喜欢mua

【k莫】游乐园【上】

依旧是狗血的剧情,熟悉的套路_(:з)∠)_有私设_(:з)∠)_

最近国庆到了,肖奈看着办公室外哀叫连天加班了好几天的员工们,思考着放假前带全公司出去玩一下也未尝不可。又忽然间想起前几天微微感叹好久没去游乐园玩了。

肖奈是谁?著名的宠妻啊!只要夫人所想,必定量力而为。既能让员工们放松,又能讨夫人开心,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所以咱们的肖奈大神微微一笑,当即下令:两天后,也就是9月30号,集体去游乐园。

这可把徘徊在崩溃边缘的员工们乐坏了。终于要放假了!终于可以睡觉了!快掐我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终于迎来黄金周了!

全体人员都在欢呼,如果除去视万物如粪土唯老婆最有爱的KO和被吓得冒冷汗的郝眉的话。

愚公和猴子酒一听是游乐场,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管会不会被KO黑电脑,当即走到郝眉面前拍着他的肩膀道:
“眉哥,是不是很开心啊?”
“滚滚滚!开心个头啊!我要找老三理论去!”
于是就跑到了肖奈面前。

“老三!为什么要选这地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难不成你是故意的?!!”
“微微想去。”
“三嫂想去,那你可以只跟她去嘛!你们去过二人世界,我们放假,多好!我们去了倒还当电灯泡了,多碍事儿啊,对吧!”
“郝眉,你不会怕了吧?”
“我...谁说我怕了!去就去!”

不得不说,激将法从古至今都很奏效,特别是在对付郝眉的时候。

其实咱们美人吧,有时候胆子肥得跟恐龙蛋似的,有时候却怂得...

比如现在,郝眉在游乐场里,连走路都是同手同脚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了,果然冲动是魔鬼啊...

KO一直看着郝眉的反应,虽然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害怕,不过十有八九都能猜到了,只是知道他好面子,如果当面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最终犹豫再三,还是没有问出口。

看见郝眉看到过山车在轨道上飞速行驶的苍白的脸色,愚公又忍不住过来调侃他,
“眉哥,玩得开心点啊!KO你也是!”
“于半珊你找抽是不!赶紧玩你的去!哪来那么多废话!”说着就佯装要踹他。愚公一边大笑一边跟猴子酒跑开了。
郝眉气呼呼地走了几步,转头问向身后的人“KO,你想玩什么?”
... ...

郝眉也不管这是外面了,当众就在游乐园的椅子上上演了葛优瘫。
“啊...好累啊...夭寿了...你怎么专挑惊险的...吓死老子了...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会儿...”
KO在他旁边坐下,忍不住心疼地给人顺了顺毛,
“抱歉,一不小心就玩过了。”

虽然很想抱他,但是大庭广众之下,没办法这么做。

其实郝眉早就注意到了,今天的KO似乎格外兴奋,话也多了,要换作平常,他一看见郝眉有丁点儿不开心就跟着皱眉。

...因为是游乐园?

还记得上一年KO去自己家时说的,

“我十四岁的时候,家里就没人了。没钱,读不下去。”

想着也许KO以前从没来过游乐园?所以今天才这么兴奋?

一想到KO会像个孩子一样在游乐园玩,就忍不住笑出来了。这样的ko万年难得一见,自己可绝对不能错过。就硬撑着陪他玩了。

而郝眉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没想到KO竟然专挑刺激的,海盗船,激流勇进...他怂了,他决定向KO坦白,丢脸就丢脸吧,反正KO肯定不会嘲笑他的。

“KO啊,要不咱们还是别玩这么刺激的吧?咱们去玩点温和点的好不好?”

。。。

没有听到回答的郝眉睁开眼,“KO你听到...恩?”身旁空无一人。郝眉顿时就慌了,四处张望,没看到。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KO!KO!KO你在哪里?!”
周围嘈杂一片,郝眉的呼喊很轻易就被掩盖了。
打手机也没人接,不过这里这么嘈杂,想也是因为听不到铃声吧...

忽然,一个一身黑色的背影吸引了郝眉的注意。“KO!”郝眉边叫边快步追了过去,抓住了那人的肩膀。“K...呃...”

“哥们儿,有事吗?”
“不...呃...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哦...没关系。”那人看郝眉满头大汗,又认错了人,好心的提醒到,“哥们儿,你要是找人的话,可以去广播站那里让工作人员帮你找找看。”

广播站?对啊!广播站!

顾不上道谢,郝眉马上往广播站跑了起来,眼看广播站越来越近,心情也越来越焦急,恨不得下一秒就能看见KO,然后好好地揍他一顿。

“不好意思!我想找个人!”

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郝眉扭头一看,刚刚还义愤填膺的说要揍人一顿的想法马上就烟消云散了,是他,是KO,他回来了。
而KO扭头一看,则对上了郝眉满眼通红和充满着焦急的眼睛,愣住了。

“那个,请你们别着急,一个一个来。”
“不用,我已经找到了,打扰了。”说完,KO就抓着郝眉走掉了。

“你Y的去哪儿了?!刚刚找不到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KO拉着郝眉的手穿梭在人群当中,期间郝眉一直在骂骂咧咧,怪KO一声不吭地走掉了,害自己着急还认错了人。

KO听着他的话语在耳边闹腾,牵着他的手却越发的紧,生怕他丢掉了一样。
KO觉得这样的郝眉,很可爱,刚刚的样子也一直在脑海中徘徊,一想到那好看的双眼是为自己而红的,就不禁微微地勾起了唇角。

走到一个几乎没人经过的建筑物后面,ko忽然转身低头堵上了郝眉还在喋喋不休的嘴。

一连串流畅无阻得如同连上了4G网络一样的动作让郝眉来不及反应,就被夺走了说话的权利,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郝眉想挣脱开来,后脑勺却被ko的手按住,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ko舔舐着郝眉嘴里的每一寸,说不上粗暴,也不算是浅吻,却温柔得让郝眉不再反抗,安静地在ko的怀抱里接受这个充满歉意的吻。

一吻毕,ko还在郝眉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啄了几下才肯放开他,他看着郝眉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变得绯红的脸,轻声细语地说到:“抱歉,我刚刚看到有卖糖葫芦的,想买来给你吃,却被一群人冲走了...让你担心了。”
似乎是为了证明,还举起了手上完好无损的糖葫芦。

事实证明郝眉就是一超级吃货,一看到吃的,就什么都不管了,抢过来就往嘴里塞,还不忘说道:“哼,这次就饶过你了,下次再一声不吭地走掉,就没这么容易了!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看着郝眉的ko笑得眼角都弯了,满是宠溺。

“嗯。”